孜岗坐到沙发上,这个时候茶刚好端过来。
  “来,你先喝。要说这茶啊,那可大有来头了…”纳良开始详细的说这茶来自什么地方,有多好,而孜岚只是在点头,然后说“哦”
  孜岚点了几下,有点不耐烦了:“嗯,总之这茶不错…对了,咱俩是怎么在一起来着?”纳良还沉浸在茶里面,“哦!我,啊?我想想…”
  “那是十几年前的事子。至于具体时间不记得了。我老家和你家比较远,但因我的爷爷——不是亲爷爷——因病离世,你来找我,相认做兄,然后咱俩就在一起做了好朋友,一直再现在。当时还跟那个谁一起玩呢…是谁呢?算了,名字忘了。”
  纳良一边喝茶一边说,“现在要工作就来这了。”孜岚叹气道:“可惜这事发生也是很无奈啊。”
  “没事,我会尽一切帮你的,咱们都是兄弟!”
  就这么聊着天都黑了。
  “已经这么晚了吗!那孜岚,你就在这睡吧。”纳良把窗帘拉上,说:“孜岚,要吃点心吗?”“不用了”
  孜岚坐在床边,床和之前在纳良老家的床一样都很软,但是因为毛厚,所以睡在这里是不可能了。
  关了灯,孜岚睡不着。“纳良,你说明天我们干什么呢?”纳良没有动静。孜岚大声说,可是纳良依然没有动静。“睡得这么死吗?算了,明天在问吧。”